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妈妈的肉欲
妈妈的肉欲
首页 > 总栏目 > 小说专区 > 乱伦小说
妈妈的肉欲 妈妈正在厨房里忙活着收拾着一应事务。性感的蕾丝小内内隐约透出白花花的大屁股和前面的阴毛,看着真是秀色可餐,娇媚无比。我的鸡巴不自觉的就硬了,顶着内裤难受着,于是走上前两步,顶在了妈妈穿着蕾丝内裤的屁股上。

  妈妈这时手里正拿着抹布擦灶台呢,看到我黏了上来,她似乎也感觉到屁股后面硬硬的鸡巴了,放下抹布,转过头对我说:「又开始不老实了是不?」我只嘿嘿的笑了两声,并没答话。继续用勃起的鸡巴顶在妈妈柔软的屁股上,一时间觉得舒服无比。

  妈妈这时也放下了手里的抹布,微转着头,用余光看着我,也没说什么,似乎在感受着我硬硬的鸡巴。

  「昨天不才刚做完吗?又想妈妈了?」妈妈说道。

  「妈,哪是昨天?是前天!」我提醒道,看来妈妈把时间弄混了,又或者妈妈的记性不好了,将我们做爱的时间都给忘了。

  「哦!对!那也没隔多长时间啊!」妈妈说。

  「嗯!现在好难受啊,妈。」我说。

  妈妈转头看了看我高耸的内裤,说道:「看来还是年轻啊!我大儿子好壮啊!」接着,转过身子,将我抱在怀里,一边用右手拍着我的后背。这样我和妈妈就面对面站着了,我的鸡巴就顶在了她的小肚子上了。

  我见到妈妈正面转过来了,就用用手坏坏的将她的内裤上角扯了下来,这样就露出了阴毛和一点逼逼,妈妈的阴毛很柔顺,性感的毛毛覆盖在白净的阴阜上面,显得若隐若现,十分娇羞,好看极了。我看的呆木在那里,接着就哈着腰,将我的鸡巴怼到了妈妈的三角区那里,不过由于是站着的,角度有些不好,所以没能插进妈妈的逼逼里,妈妈见我这样,用右手打了我肩膀一下,给我了一记小粉拳,对我说道:「干嘛呀你?又猴急!」

  听到妈妈说到这,我忽然意识到,这次又忘了前戏了,上次我表现的很好,还被妈妈表扬了一番,这次由于看到妈妈如此性感身体又忍不住了,所以就着急了一些。我也发现一个问题,就是每次当我看到妈妈穿的特别性感的时候,都迫不及待的要将鸡巴塞到妈妈的逼逼里面去,也不管妈妈的下面湿没湿,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妈妈的阴道里还干干的,而我的鸡巴就进来了。做爱时疼痛不说,快感也少了不少。

  「我憋不住了嘛!」我对妈妈解释道。

  「这样不行的,以后有了女朋友也这样,会和人家不和谐的。」妈妈说。

  「哦,知道了!」我答应着,放下扯着母亲内裤的手,一边将两只手开始抓着母亲带着胸罩的胸部。一边询问着母亲:「这样行吗?舒服吗?」「嗯,对,就这样一点点来嘛!」母亲用引导的口气对我说着,我忽然觉得母亲像一个性爱老师一样,以过来者的身份,在教着我关于性爱的一些经验。

  摸了一会,我觉得并不过瘾,于是将母亲的胸罩解了开来,这样母亲的两只乳房就放松了出来。我用手摸着,母亲也将我抱紧了,闭着眼睛,似乎是享受起我的抚摸来。嘴里也发出了一点点轻轻的呻吟声。「嗯嗯……嗯!啊!」「这样摸行吗?」我继续询问着母亲的感受。只见母亲点了点头,也没说什么。算是对我的肯定。

  看着妈妈的白花花的奶子,似乎有一种奇怪的奶香,或者说有一种女性荷尔蒙那种独特的体香。我禁不住将鼻子凑上去闻了闻,的确有一种类似凝脂的香味。

  脂香四溢,奶味充足。不自觉的就用嘴咬了上去。在咬母亲奶头的一刹那,母亲的上身也轻微的颤抖了一下,应该是被我亲的爽了,才有的反应吧。妈妈的呻吟声也加大了。

  听着妈妈的性感娇喘声,我的手也忍不住去开始抚探妈妈的下体来,顺着妈妈的肚子,一路向下,小肚子,阴毛,不一会就摸到了妈妈的逼逼,此时妈妈的逼逼已经湿了,已经将蕾丝内裤染上了自己的爱液,我抚摸着妈妈的小阴唇,来来回回的摩擦着,只觉得不一会,就像河水泛滥了一样,妈妈的逼逼逐渐有了水声。「妈,这样摸舒服吗?」我问道。

  「嗯!行啊!」妈妈的脸渐渐透出了一抹绯红,大概是在性刺激的作用下,有些血流上脑,才这样的吧,妈妈的脸蛋此时就像一朵娇艳盛开的花朵,十分羞涩可人,美丽鲜嫩。接着妈妈用左手拿起我抚摸她的手,将我这只手放到了她的阴蒂那里,说道:「这里!摸这里会更舒服!」我看过教科书,阴蒂那里被称为是女性性神经最敏感的地带,不过这次听妈妈亲口说,感觉还是在心里加强了印象。我一下就记住了。不过感受着妈妈上课似的性爱教导,我也觉得一时间收获颇多,除此之外,竟还有一丝兴奋在里面。

  要说这女人才是男人最好的性爱老师啊,什么AV,什么小黄书,什么生物课。

  我看都不及妈妈的一个动作,一个亲口嘱咐来的实际和确切。这样想着,不禁对妈妈调侃道:「妈,你好像性爱老师啊!在性爱这一方面,您真是太专业了!」听了这话,母亲忽然羞红了脸,推开了我的手,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了起来,说道:「去去去,什么老师啊!羞臊你妈是不是?」我一听,感觉到母亲还是面子窄,或者似乎是在男女之事上有些保守,在这上面夸她还真没夸到点子上。可能对象我妈妈这样的女人来说,赞美她在性爱上的经验丰富,就像骂她风骚一样吧。只是我当时还没这么快反应过来这个事实,有这个基础认识还是我以后的事了。

  我连忙解释道:「哪有啊!我哪敢!我就是觉得以前我们上生物课什么的,也学过生理构造什么的,可都忘的快,不过经老妈你这么一点拨,比那些知识有用的多了。」我的表情无比认真,生怕妈妈在这件事情误会到什么。因为这可牵扯到母亲人格甚至人品的大事,对于女人这才是无比重要的面子!

  母亲似乎听进去了,表情也放松了下来,瞪了我一眼,说道:「我这也不是对你好吗,让你变得有经验一些,总是好的。」我对母亲陪着笑,「是是!对对对!妈,您再教我点!」却听见母亲任性的说:「不教了,没心情了!」自从和母亲在一起以来,越发觉得母亲的身份也在转变,以前她对我总是充满耐心和爱护,也总是端着一副做父母的架子,不过从打和她发生关系以来,母亲变得像一个平常女人一样,甚至有些像我的女友,心情变化不定尽显脸上,对我这个「男友」也极尽任性之能。

  不过我对母亲的这份变化却很受用,感到母亲小鸟依人般的样子的确是我梦寐以求的,再者,我也长大了,也不需要母亲总是以大人的身份来跟我交流,那样总显得格外陌生。母亲虽然有时候会变得很任性,但是却是她内心最真实的想法,这种不加敷衍,不加修饰的两人关系才是我最最想要的。

  「好啦,好啦!母亲大人的话我都记在心里了。」我哄着妈妈,一边又抱紧了她,一只手又开始在她的阴部游移。

  母亲用她的手娇羞的打了我的手背一下,就任由我去摸她了。这时母亲的小穴湿湿的,母亲这会又闭起了眼睛,开始享受我的抚摸。我就觉得鸡巴再也受不了了,好想插进母亲这湿哒哒的阴道里啊,于是对母亲说:「妈,你等我一会,我去拿套套。」

  母亲睁开眼,说:「还去拿你爸的吗?不告诉你买一盒吗?」「我买了!」我回道,接下来便快速跑回我的卧室,从我的抽屉里拿了出来。

  这是我昨天路过家附近的情趣用品商店买的,我也害怕再用父亲的避孕套会引起他的怀疑。

  回到厨房,将手中的避孕套向母亲亮了一下。「我昨天买的!」我对母亲说。

  「哦!你还真去买了啊!」母亲见我拿着和爸爸那不一样的包装的套套,说道。

  「嗯!这个套上面还带有小点点的!」说着,我将套套包装上的印画拿给母亲看,那是一种为了增加摩擦快感,在套套上弄的小点点。布满了整个套套环身。

  摸着就像黄瓜外面的那种凹凸不平的手感。我想带着这个套子进去,母亲应该会很爽吧。

  「啊!有点吓人!」谁知母亲看了一眼,却这样说。

  听到母亲这样说,我笑了出来,也没说什么,用手开始打开那个套套外面的硬塑。将套套拿了出来,递给了母亲。对她说:「妈,帮我带上呗。」「在这做?」母亲一边用手指着厨房这个地方,一边疑问着。接着说道:

  「回屋吧咱俩。」

  「就在这呗,咱俩好像还没在这间屋子做过呢!」我说道,也是想体验一把在厨房做爱的新鲜与刺激。

  妈妈瞬间领会了我的意思。就没在说话。接过我手里的避孕套,拉下我的内裤,将我的鸡巴掏了出来,然后将套套一点一点的套了上去,我就感觉妈妈的手温暖且柔软,有着母爱一般的磁性。很舒服的感觉。

  「好硬啊!邦邦的!」妈妈一边套着套套,一边叹道。

  「妈,你手好软啊,摸起来真舒服!」我对妈妈说。

  「是吗?这样摸着舒服?」说着,妈妈用右手开始抚摸我鸡巴外面的套套上面。

  虽然隔着一层套套,但还是感觉到了妈妈的刺激,不禁嘴里发出了一声呻吟:

  「啊!」我赶紧将妈妈的身体转了过来,妈妈顺着我手的力道也配合着将屁股对着我,两只手伏在灶台下面的大理石上,屁股稍稍撅起,看着母亲性感的屁屁,我拉下母亲的蕾丝花边小内裤,将内裤退到膝盖处,右手提着我的棒棒,就向母亲屁股中间的逼逼插去,一进入,就觉得母亲的阴道里面已经很湿了,很顺利的就插到了阴道的最里面。这样插着,母亲也发出了一阵呻吟声:「啊!……啊!

  ……啊!」母亲将屁股翘的更高了,这样我的鸡巴也和母亲的逼逼紧密的贴合在一起。

  我加大了鸡巴抽送的力道和频率,开始大幅度的做着摩擦运动。母亲时而抬起头兴奋的叫着,时而又将自己的右手伸到后面去摸自己的外阴,又摸我的蛋蛋那里,由于我的蛋蛋异常敏感,被母亲这么一摸,觉得有些痒痒和刺激,就往回收着腿,对母亲说:「妈,别摸了,有点痒!」妈妈「啊」的答应了一声,就不再摸了。这样又操了一会,大约过了15分钟,我就觉得龟头一阵刺激,突然胀大了起来,一股热流流向下体,我的下体也随着阵阵刺激而变得异常敏感,突然叫了一声「啊!啊!」然后就射了出来。射出来之后,我不再抽动了,而是将鸡巴插到妈妈的最里面,抱着妈妈一动不动的,妈妈也意识到我射了出来。也停止了呻吟。两只手向后抱着我的身体。妈妈似乎也不想让我的鸡巴出来,身体紧紧的贴合着我。

  「拿出来了啊!」我告诉妈妈,示意要把鸡巴从她的逼逼里面抽出来。

  「嗯!」妈妈答应了一声。「我给你拿卫生纸去。你站在这别动。」妈妈说着,就跑去卫生间拿卫生纸去了。

  我的鸡巴逐渐软了下来,套套的尖部里存着浓浓的白白的精液。妈妈回来后,一边耐心的将我的套套取了下来,一边用纸擦着我的鸡巴。自己也扯了一些纸擦着自己的逼逼。「回屋躺一会吧。」妈妈说。

  「嗯!行。」我答应道。于是妈妈拉着我的手,就往她和爸爸的卧室走去。

  我和妈妈都上了床,妈妈将我的胳膊拉过来,将她的头枕在我的胳膊上,一只大腿跨过来,用手扶着我的胸部,整个一个小鸟依人的感觉。

  「呀!对了!」妈妈忽然大声惊道。把我差点吓一跳。我忙问:「妈,怎么了?」

  「门锁了没啊?」

  「哎呀,好像没锁吧。」

  「快去看看!把这茬忘的死死的了!」妈妈对我说。

  我「哦」了一声,赶紧起身跑去门口一看,果然没插门。真是惊险啊!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呢,在家和妈妈亲热唯一注意的就应该是保险和安全问题,今天连门都没插,这要是爸爸突然回来看到了,该怎么向他解释啊!还好一切都没发生。

  真是谢天谢地啊。「我操!」看到门没插,我不禁脱口而出,说了一句脏话。

  「是不没插?」妈妈在卧室问道。

  「嗯!还真没插上!」我回道。顺手将门锁给划上了,然后回到了妈妈的卧室。

  我站在卧室门口,妈妈看着我,我也看着她,我们始终没有说话,就这么互相望着,不一会,我俩都笑了出来。

  「太危险了!」妈妈说道。

  「是啊!」我附和着,接着对妈妈提议道:「妈,不如我们下次去宾馆吧。

  在家总觉得不踏实啊。」

  妈妈想了想,回道:「不用,只要门插上就没事,就怕一下子忘了,上那地方还得花钱,再说可能也不干净。」

  妈妈这个人其实还是挺贤惠的,很能节约和省钱,每次和她去菜市场,她都要和菜农讲价,有时候甚至讲价讲的我都觉得不好意思了,一毛两毛的也要计较,每次我都嘲笑她,说一毛两毛的就给他得了,妈妈却说,「你懂什么!等你自己过日子那天,你就明白了。」

  我又重新和妈妈躺在床上,妈妈也不抱我了,估计刚才也吓了一跳,还没缓过来,于是我上前搂住了妈妈,我们俩又躺了一会,就起来吃早餐了。

  【完】